您的位置:霍家小說 > > 我修了個假仙 > 第447章 鐘家(第四更)

第447章 鐘家(第四更)

作品:我修了個假仙 作者:隔壁老易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“鐘眉,23歲,醫學院的畢業生,渝州本地人。不過是城口那邊的,現在好像是無業游民。”

    金無就把文件遞給易風,一邊說道。

    易風翻開文件里的資料看了起來,苗曉天好像很激動,連忙湊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她還是英雄的后代……”易風看著資料上的記載,喃喃說道。

    金無就點點頭,說:

    “她的確是英雄的后代,她爺爺叫鐘文,九十多歲,以前參加過許許多多的戰役,還上過電視呢。她爺爺在城口區那邊還是個名人,很多人都認識他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鐘老英雄在二十幾天前去世了,正常死亡。他死了不到十天,他兒子鐘正山,也就是鐘眉的父親,也死了。不過這個鐘正山就死得蹊蹺了,我們還在查,沒查完。但從現有的證據來看,他可能是被人給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易風合上文件,有些驚訝地望著金無就:

    “被人害死的?怎么說?”

    金無就嘆氣道:

    “因為人已經死了有這么久了,我們查出來的東西不太完整,我只能做個大概的拼湊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么說吧,像鐘文這樣的老英雄,他們到了晚年都會領到一筆補助金。可是已經兩三年了,這些老英雄一毛錢都沒有領到過,鐘家就把自己的錢拿去分給這些老人,去救助他們。因為這些老人的家境都不太好,有的無兒無女連溫飽都成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鐘老英雄更是把自己多年攢下來的錢,拿去分給了那些曾經的戰友,這樣一來,鐘家的錢都散出去了。鐘正山更是把自己的工廠都賣了一個,也要救助那些老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就憑鐘家一家的能力,哪能救助得了這么多的老人。鐘正山就開了兩家工廠,并不算大富大貴。眼見那些補助金還沒發下來,在鐘老英雄過世后,鐘正山就準備親自去相關的單位里面問問,問問這些錢到底去哪了,為什么還沒發給這些老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跑斷了腿,也沒有問到這筆錢的下落,最后來市里的時候,就莫名其妙把命給丟了。就鐘正山這件事,我花了不少錢到一些單位里面特意打聽了關于鐘正山的死,但是我一點有關的信息都沒有得到。那些單位里面,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鐘正山是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金無就剛說完,苗曉天一副義憤填膺,憤怒無比的模樣,猛地一拳捶在易風的辦公桌上,頓時把易風的辦公桌捶了個洞。

    “還用問嗎,肯定是被人殺人滅口了!這些奸人,連這些錢也吞,連好人也殺,難怪鐘眉要復仇!”

    他激動地咆哮起來,把易風和金無就都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易風望著桌上那大洞,又張大嘴巴望著苗曉天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太激動了……”苗曉天歉意地說道。

    易風嘆了口氣,沒跟他計較,問金無就:

    “那那顆頭顱的主人,他的身份查到了嗎?”

    金無就點點頭:

    “查到了,雖然他的死相太難看,但好在沒毀容。那個中年人叫吳德,說起來他還不是個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在說他之前還得再提一件事,就是關于那個荒廢的村子。那個村子原先的村民在二十年前全都搬走了,說是二十年前那里發生了傳染病,死了幾個人。然后所有的村民搬空后,那里就成了荒村。”

    金無就說的,就是易風和苗曉天去的那個村子。

    “后來那村子一直沒人去過,就連周圍都很少有人路過那里。死過人的地方都不吉利,所以那村子前面的廢棄工廠也是因為那個村子才荒廢的。后來有一些流浪的老英雄,就找到了那個村子,他們見那里沒有人居住,就留在了那個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對于他們來說,有個住的地方就不錯了,所以他們也沒在意當地人說的那里面死過人,后來一旦有流浪的老英雄到了那里,就把那里當成了家,在那里住了下來。再后來,鐘正山得知了那個村子里住著一群老英雄,就經常來看望他們,我派人去問過當地人,他們說鐘正山每次來都會帶著一個女孩兒,聽他們的描述,那女孩兒應該就是鐘眉。”

    “后來鐘正山聯系了記者,讓那些記者把這些老英雄的事報道了出來。正是因為這些報道,引起了上頭的注意,上頭親自來看望這些老英雄,并且告訴他們,每個月都會撥一筆救助金下來,幫助他們度過生活上的困難。”

    “當時上頭指派了一個人,負責每個月來給這些老英雄送那筆錢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猜猜這個人是誰。”金無就賣了個關子問道。

    要說苗曉天也不笨,但他現在情緒有些激動,猜不出來,便直接問道:

    “是哪個混蛋?那些錢他肯定沒有帶給那些老人,否則那些老人也不會去撿垃圾吃了!”

    易風道:

    “是吳德吧,那個被鐘眉殺死的中年男子?”

    金無就連忙點頭道:

    “沒錯,就是這個吳德,這孫子果然是缺德玩意兒,兩年多了,一分錢都沒給那些老人帶去。那些老人這些年的生活,也全靠鐘家支撐。”

    “鐘正山的父親鐘老英雄前些日子身體抱恙,鐘正山就沒帶鐘眉來看望那個村子的老人,后來鐘老爺子過世,鐘正山唯一的一個工廠也快倒閉了。不得已,鐘正山只能去那些單位找那些救助金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鐘正山莫名其妙死了,鐘家一團亂,沒顧得上來看那個村子的老人。那個村子的老人也慘,沒人照顧,最后都死了,我猜他們應該都是鐘眉安葬的。”

    聽完這些,饒是易風也覺得這些事太過悲慘。鐘家悲慘,那些老人也悲慘。

    鐘家一直在做好事,沒想到鐘正山一個大好人會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場。

    “鐘正山肯定是被害死的,毫無疑問。”易風皺眉說道:“可他絕對不會是吳德一個人害死的,吳德沒有職銜,只是個跑腿送錢的。吳德這樣的小人物,也不敢私吞這么多錢,他背后肯定還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吳德可能是鐘眉殺的第一個人,但肯定不會是最后一個。鐘眉不僅要替那些老人復仇,她肯定還要替鐘正山復仇。”

    說著易風望向苗曉天:

    “你心上人有危險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還是那個村子。

    村頭的地方,還停放著那輛被撞損的紅色寶馬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趕到了這里,看到后備箱的血跡,連忙開始取證,保留血液樣本,還有提取車里的指紋。

    不過他們發現,車里的指紋竟然全都被擦干凈了,就只提取到了后備箱里的那些血液樣本。

    “這么多血,流血的人肯定已經死了。”余小慧皺著秀眉說道。

    宋義把血液樣本放進兜里,然后掏出配槍,說:

    “我們馬上進村去,小心一點,別大意。”

    余小慧點點頭,掏出配槍跟著宋義進了村子里。

    和易風他們一樣,宋義和余小慧先是看到了那個墳圈子。還有吳德的腦袋,靜靜躺在那兒。

    接著,二人又去了那些民屋里,同樣翻找了一遍,看到了那些證書和鐵盒子里面的東西。

    從最后一間民屋里出來后,余小慧眼眶泛紅。宋義也一拳捶打在樹上,咬牙說道:

    “太慘了!”

    “他們奉獻一生,為什么到了這最后的時刻,竟會過得這么凄慘,這是人住的地方嗎!”

    余小慧哽咽地問道:

    “我們現在怎么辦,該從哪里查起?”

    宋義平復了一下情緒,說:

    “死的那個人,明顯是在贖罪,簡單粗暴的贖罪方式,我懷疑就是那個匿名舉報人殺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殺了這個人,然后用他的頭來祭奠這些老人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那些民屋里面有新腳印,還是兩個人的,顯然在那個人走后,還有兩個人來過。”

    余小慧聞言,想了想說:

    “會不會就是那兩個人把這個人給殺了?”

    宋義搖搖頭,斷然道:

    “不會,我剛才觀察了一下墳地周圍的環境,發現有一處地方的雜草被人踩踏過。而且面積很大,就像有兩個成年人在那里躺過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那兩個人一直藏在那里,看到了那個人是怎么砍下那個中年人的腦袋的。那人走后,那兩個人到這些民屋里面來翻找了一遍,他們肯定也看到了那些證書和鐵盒子。”

    余小慧有些驚愕,問道:

    “這兩個人跟殺人的那個人會是什么關系,他們為什么要跟蹤他?”

    宋義想了半天,搖頭道:

    “現在還不知道,但我有一種感覺……我總覺得易風好像來過。”

    “這件事可能不像我們看到的這么簡單,為了這些老人,我看我得親自去見易風一面。”
推薦閱讀: 絕品神醫混都市 夜廷琛樂煙兒 鏗鏘玫瑰(gl) 首席的掌心至愛 真龍歸來葉無缺 南風沉醉的夜晚 逍遙小子霸都市陳陽 撿到一只將軍[古穿今] 太古吞噬訣 超凡貴族
跟彩名堂一样的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