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霍家小說 > 都市言情 > 全球狂少 > 第576章 作孽啊這是

第576章 作孽啊這是

作品:全球狂少 作者:秦明聶海棠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白玉純先一步駕車來到了市郊的古水鎮,是當地的特色水鄉古鎮,距離長城也不遠,夜景是最為出名,很多青年男女都會來這里約會游玩,這兒還有溫泉,一個不好就發生點什么關系了,可說不準。

    本想著跟大隊伍來,結果搭上了白玉純的順風車到來。

    秦明下了車,道:“白玉純,謝謝你啦。你回去,回去后,我一定幫你演好你前男友,你放心,我不會食言的。”

    白玉純努努嘴,道:“噢。”

    可是秦明走后,白玉純望著度假區的美麗夜景,卻心生感慨:“這么晚了,回家去也沒意思,干脆我自個在這玩玩也好。真是以前窮的時候只有秦明一個朋友,現在富了,天天各種各樣的人來找我。好久也沒試過自己一個人,獨來獨往的感覺。”

    秦明并不知道白玉純沒有走,他急忙忙的要打電話詢問一下聶海棠,他們兩伙人到哪個酒店或者特色客棧住下,手機忽然響了,是趙頌禮的秘書。

    “喂?干嘛?”

    那秘書直接兇秦明,道:“二少,你在哪里?我的人等了你好幾個小時了,根本看不到你出來,請不要浪費老板和太太的時間,他們有重要的事找你,不容有失,你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嗎?”

    秦明懶得理會,回了一句:“我做什么,需要你教訓我?再說了,多嚴重的事需要我這個你們眼中的廢物出馬?你嚇唬誰呢?他們要找我,自然會打電話來給我,需要你一個秘書廢話?若要找我,讓他們自己來。”

    秦明粗暴的掛了電話,心情頓時舒暢不少,他必須要改變趙政言窩囊好欺負的性格,不然兩個給他家打工的秘書都不當他一回事,敢兇他?那怎么行?

    秦明掛了電話,正要去聯絡聶海棠,忽然背后聽到一聲嬌怯的聲音:“趙政言?是你嗎?”

    秦明一怔,回頭看去,媽耶,嚇死個人,這也太倒霉了吧?

    湘西林家的林雨柔。

    她還是那個樣子,清澈明亮的瞳孔,彎彎的柳眉,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,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,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,白色的鴨舌帽把她那盤起的長發和半張臉都給遮住了,但也無法掩蓋她的漂亮!

    秦明下意識的摸了摸臉,上次去湘西,那一翻偽裝沒有了啊!

    不過幸好,他是冒充的趙政言啊。

    秦明又拍了拍心窩,這趙政言天生不舉,林家應該知道了吧?

    畢竟上次林家出事的時候,林雨柔的父親林遠望就曾經去海市找說法,當時找的人是秦仲柏,畢竟秦仲柏是原本的相親對象。

    結果林仲柏說他讓趙政言去代替相親了,然后林雨柔就再找趙政言,結果趙政言天生不舉,根本沒辦法犯罪,林雨柔被不知名的人白嫖了。

    所以林遠望父女只能屈辱的回去,非但要不到拯救家族的錢,還得丟盡了臉面回去。

    當時秦明是做過一些化妝,變成一個大叔樣子去的林家,所以林雨柔所認識的“秦明”是個有胡子戴眼鏡的中年大叔。

    秦明心思機敏,被認出來后,打個哈哈,裝作猥瑣懦弱的樣子,道:“噢,林小姐你好。來旅游?”

    林雨柔說道:“嗯,陪我爺爺來京市,拜訪一下老朋友。”

    秦明往旁邊一瞧,只見一臺紅旗轎車旁,正好下來一個威風凜凜,身體健朗,卻不修邊幅的長者,不正是林云棟?

    按道理說,林云棟當年救過張全真,秦明現在是張全真的徒弟,這是十分重要的長輩,他必須要過去打招呼。

    可秦明不想露餡啊,急忙畏縮的說道:“哎呀,那個不好意思,林小姐,我還有事,你先忙。”

    林雨柔道:“行吧。嗯……那個,上次的事,我誤會你了,一直沒機會道歉,對不起,我不知道你那里不行。”

    這說的就是當初林雨柔失身后,去海市討說法的那次了。

    秦明嘴角一抽,急忙扭頭走人,他現在真的怕被認出來啊。

    秦明才走了沒幾步,長吁一口氣,感嘆今天可真的倒霉,遇到一些不該遇到的人,他只是想暗中并默默的保護聶海灘而已,做個護花使者而已,那么難嗎?

    忽然,秦明后背感受到擠壓,一雙嬌嫩的溫暖小手遮住他的眼睛,然后一道熟悉的聲音在他耳邊說道:“擱著讓我逮到你了,猜猜我是誰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明臉一黑,這、這怎么回事?這聲音不是沐思純嗎?

    他驚恐的抓開沐思純的手,回頭看去,果真是沐思純!

    “啊,姐夫你好壞,怎么能這樣。”沐思純嬌嗔的努著嘴說道。

    沐思純看著秦明完全搞不懂,并且不可思議的眼神,咯咯嬌笑:“姐夫你一定是想,怎么可能?啊!我的身份,我的偽裝,啊……怎么全沒了?被聰明伶俐,美麗可愛的小姨子小純純給發現了?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秦明臉一沉,這丫頭,夠嘚瑟的。

    秦明左右看看,急忙拉著沐思純走到一旁的古樓墻邊,直接將她給壁咚了,質問道:“沐思純,你……你怎么來這里了?”

    沐思純挑了挑眼眉,雙手一抱,努著嘴巴,道:“我怎么不能來啊?人家可是名正言順來跟公司節目組來的哦。我們節目《夢想少女》你忘了?哼,你就是忘了,說好的當人家經紀人,答應我的,保護我一個月的,結果才一天,直接走人了,哼,我還不高興哩。”

    秦明著急的兇她,道:“說正事。”

    沐思純被這一兇,頓時嚇得老實了,小手畏懼的放在胸口,楚楚可憐的說道:“我、我偷聽爺爺跟張真人對話,知道你跟廣市那假貨換了身份,要進京為爺爺當年的事復仇,所以我知道你在京市。”

    秦明一聽,竟然是偷聽?張全真怎么還跟沐海冉說起這種事?該不會這次的事,沐海冉也要摻一腳吧?

    啊,秦明內心幾乎是崩潰的。

    他頓時惱火用指頭戳沐思純的額頭,問道:“你偷聽?你咋什么都偷聽……你來干嘛的?”

    沐思純額頭被戳紅了,可憐兮兮的努著嘴,道:“人家是來京市參加活動,這幾天來這里拍攝宣傳視頻的。秦明你不要生氣啦。”

    說完,沐思純膝蓋一曲,脖子一縮,鉆出了秦明的壁咚,一邊走一邊朝他吐舌頭做鬼臉,道:“秦明,我對著這個天,我對著這個地,發誓,只要你哄我高興,我就不拆穿你,哈哈哈,可不要惹怒我哦。”

    秦明嘴角一抽,作孽啊,這個磨人的小妖精竟然來了,這不是要他遭罪么?

    秦明嘆了口氣,感覺右眼皮瘋狂跳動,感覺今晚這個地兒十分的不妥,只可惜,秦明的易經只看了一點皮毛,壓根還沒理解,不然就可以像張全真那樣掐指算卦了,真也好,假也好,總歸有點心理安慰。

    秦明緊張的左右展望,確保這古風水鄉小鎮上,不會再碰到什么熟人。

    總之,他就先去找地兒住下來,省得走幾步又突然冒出一個熟人來。

    秦明小心翼翼,避開一切有可能的“危險”,他來到距離稍遠的一處精品酒店,心里想著這會不會再碰到奇奇怪怪的女人了吧?

    秦明剛要刷卡住下,忽然后背被人一拍,道:“趙政言,你怎么在這?”
推薦閱讀: 絕品神醫混都市 夜廷琛樂煙兒 鏗鏘玫瑰(gl) 首席的掌心至愛 真龍歸來葉無缺 南風沉醉的夜晚 逍遙小子霸都市陳陽 撿到一只將軍[古穿今] 太古吞噬訣 超凡貴族
跟彩名堂一样的软件